sin chew

知識經濟時代的來臨‧知識產權保你衣食無憂

This article was published by Sin Chew in 2009. I didn’t realise that there is a digital copy of the article on its website. It was originally written in English but translated by Sin Chew into Chinese. I am reproducing it here for the benefit of my Chinese readers. Sadly, I am unable to read or write Chinese.



知識經濟時代的來臨‧知識產權保你衣食無憂
2009-06-12

大馬是從1962年開始,由當年的Pejabat Cap Dagangan dan Jamin hak(商標與版權辦事處)管理知識產權。後來,有關辦事處於1983年在貿易與工業部旗下更名為Pejabat Dagangan dan Paten(商業與專利辦事處)。

1990年10月27日,商標與版權辦事處在國內貿易與消費人事務部旗下,再次更名為Intellectual Property Division(IPD,知識產權組),負責行政與管理大馬的版權法令、商業設計法令、電路集成板設計圖法令,和原產地理標示法令。

基於國內外知識產權業日益蓬勃發展,IPD在2002年馬來西亞知識產權機構法令生效下,成為了一家公司,並易名為馬來西亞知識產權機構(IPCM),隨後於2005年3月3日的第一屆全國知識產權日上,宣佈公司縮略名為MyIPO。

能注冊擁有權的知識產權包括了:專利(Patents)、商標(Trade Marks)、工業設計(Industrial Designs)、原產地理標示(Geographical Indications)、版權(Copyright)和電路集成板設計圖(Layout-Design of Integrated Circuits)。
欲知詳情,請瀏覽http://www.myipo.gov.my網站。

知識產權,牽涉的範圍非常廣闊,也相當復雜。但於Lee Hishammuddin Allen &Gledhill律師樓執業,專門處理知識產權案子的馮正良律師表示,大馬發生最多的是商標爭奪案子,較少涉及版權和專利的案子。

他指出,很多的知識產權案子,通常都涉及很多非常復雜且十分專業的技術過程,普通人很難去瞭解整個審判過程。

本地知識產權爭奪案例
為了讓讀者更瞭解知識產權的重要性,馮正良律師為讀者舉例了數起本地案子。

McCurry Restaurant(KL)Sdn Bhd對壘McDonald’s Corporation
麥當勞欲阻止本地一家以快餐店概念賣馬來西亞和印度料理如咖哩魚頭、Briyani飯、椰漿飯、印度煎餅、拉茶的McCurry Restaurant(KL)Sdn Bhd用Mc名字。
有關餐廳提出的理由是:McCurry是Malaysia Chicken Curry的縮略語。麥當勞打到高庭成功取得禁令,禁止McCurry餐廳繼續使用Mc這個字眼。餐廳後來上訴,上訴庭認為高庭的判決不正確,並允許餐廳繼續使用McCurry名字。上訴庭判決的部份根據理由(當然還有很多詳細的理由)包括了:
●McCurry餐廳的招牌,是紅底上寫著白色和灰色Restoran McCurry,並附上一幅雙手豎起拇指的母雞圖,還有Malaysian Chicken Curry的字眼。這家餐廳很清楚地表現了它的業務性質,而且非常明顯地與麥當勞有所不同。
●McCurry餐廳的菜單上,並沒任何帶有Mc字眼的食物。
●兩家餐廳賣的食物並不相同,McCurry餐廳賣的主要是印度食物,而麥當勞賣的是快餐。
●還有證據證明光顧兩家餐廳的顧客群,擁有不同的背景和年齡層。光顧McCurry餐廳者,大多數是成年人和老人家,而光顧麥當勞的大部份是青少年和兒童。
(McCurry餐廳網站http://www.mccurryrecipe.com上,刊載了此宗打了5年的案子。)

Meidi-ya Ltd&Anor對壘Meidi(M)Sdn Bhd
聯邦法院維持上訴庭的判決,在一項本地公司與日本公司爭奪MEIDI-YA商標擁有權案子上,本地公司占上風。上訴庭之前認為本地公司第一次在馬來西亞使用有關商標,因而有權申請商標的擁有權。上訴庭也認為,雖然有關商標曾在日本和其它國家使用,但卻無所謂,因為“在很多情況下,商標法令是非常地緣性的”。
日本公司隨後上訴到聯邦法院。在一項許可申請中,有關外商必須證明此項上訴將涉及“第一次使用”的通用原則,或未來可繼續爭議的“重要性”的判決,然而,聯邦法院的判決顯然是以公共利益為根據。
經過深思熟慮後,聯邦法院決定不改變上訴庭認為外商不是第一次在馬來西亞使用有關商標的判決,因而駁回了外商的上訴申請。
聯邦法院的這項裁決,再次維護了一項商標的地緣性。儘管如此,聯邦法院並無澄清,沒有在大馬使用的著名外國商標,在大馬是否受到保護。由此可見,大馬的立場是,誰先在大馬使用商標,誰就是商標的擁有者,而不管有關商標在外國是否著名。

McLaren International Ltd對壘Lim Yat Meen
這起案子,著名的F1賽車隊McLaren International Ltd申請要求撤銷Lim Yat Meen注冊的McLaren名字。此項注冊是在“衣服類物品,包括靴、鞋子和涼鞋”的第25級(Class25)項目下注冊。賽車隊提出的數項理由中包括了:
(一)此項注冊會對公眾和有關商標引起混淆;
(二)Lim Yat Meen不是有關商標的擁有者。
Lim Yat Meen表示他自1992年開始,就使用McLaren這個名字了生產鞋子,而且他並不知道有個叫McLaren的F1賽車隊,而當年,McLaren International Ltd也沒有在大馬設立任何公司。
McLaren International Ltd在高庭失敗了,就到上訴庭去上訴。上訴庭駁回了有關上訴,並認為既然McLaren International Ltd在Lim Yat Meen注冊這名字前,並無在大馬使用有關名字,因此Lim Yat Meen有權處理他注冊的有關名字。
上訴庭認為,Lim Yat Meen根本不必做些不實際的行動,如到全世界去搜查或詢問有關商標名字的擁有者是否要來大馬注冊。一名奉公守法的業主,不必因為某些外國公司提出無理的商標要求,就回避或停止業務。

Microsoft Corporation對壘Yong Wai Hong
微軟曾經向上訴庭針對高庭當場駁回微軟一項申請的判決而提出上訴。微軟發現了一個售賣盜版微軟軟件的網站,並向國內貿易與消費人部投訴,進而使有關部門執法部採取了取締行動。行動中還發現了數個用來生產盜版軟件光碟的儀器,還在被告人名字注冊的汽車內,發現了一些盜版軟件光碟。微軟採取多項行動,包括對被告提出禁令要求。上訴庭批准了微軟的上訴,並把被告帶入審訊程序。

IEV International Pty Limited對壘Sadacharamani a/l Govindasamy
法庭撤銷了被告人得到的兩項專利注冊,因為其中一項主要原因是,那些專利以前就被注冊了。被告人其實是原告人的市場與契約經理,有機會接觸生產設計圖、特別的安裝程序及指南等資料。獲得專利注冊時,被告人被指濫用文件和機密資訊。被告人是在離職7個月之後,才提出申請注冊有關的專利。

知識產權問答錄(版權Copyright):
問:大馬的哪項法令是保護版權的?
答:1987年版權法令(Copyright Act 1987)。
問:哪些作品受到版權法令的保護?
答:文學作品(文字創作)、音樂作品、藝術作品、電影、錄音、廣播,和各種衍生物。
問:馬來西亞有版權注冊系統嗎?
答:所有創作一出現,即自動收到保護,不必經過任何注冊機制。
問:版權保護期限是多久?
答:文學、音樂和藝術作品保護期限是創作者有生之年,加上死後的50年。錄音、電影和廣播的保護期限是從作品第一次發佈年算起的50年,至於出版作品則是從作品第一次發佈年算起的50年。
問:創作者怎樣證明擁有創作品的版權?
答:有兩個方法:第一,根據1960年宣誓法令下宣誓,第二,把有關創作品置入密封的信封內,通過郵局寄回給自己的地址。(收到有郵戳印的那封密封信後,千萬別開封,這樣以後才能證明在郵戳日期當時,有關創作品已經出現了,而且附有創作者的名字和地址。)
問:誰才合法擁有版權?
答:版權合法擁有者,是根據以下情況而定:
1.創作品是在一項雇用合約下創作的:雇主擁有版權。
2.創作品是在一項雇用合約下創作的:創作者擁有版權。
3.委托創作品:出錢委托者擁有有關創作品的版權。
問:私人及自用(private and domestic use)是甚麼意思?
答:任何人在其控制下或範圍內,擁有3份或以下的侵權物品。

知識產權問答錄(專利Patents):

問:申請專利保護前可否查詢發明是否獨一無二的創新?
答:當然可以。申請專利前,可親臨MyIPO的公共搜查室查閱已注冊的專利,或到網站的專利與商標管理系統(PANTAS)去查閱以前的專利注冊文件。
問:在申請注冊專利前就已公佈的專利是否獲得保護?
答:可以,但必須在專利公佈後的12個月內呈交申請。
問:專利申請注冊費用是多少錢?
答:一項專利的申請注冊費是1050令吉,應用小發明的費用是900令吉。
問:專利申請的保密期是多久?
答:全部專利申請的保密期為18個月,隨後將公開有關專利讓公眾評審。
問:未獲得專利權,是否可採取法律行動對方仿冒者?
答:專利申請仍在Pending(處理)期間,法庭無法採取行動。一旦獲得專利注冊,即可採取行動,而且專利期是從呈交申請注冊日開始計算的。
問:怎樣向其它國家申請注冊專利?
答:可到個別國家申請,或通過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的PCT呈交一分申請,即可獲得此組織會員國的保護。

■更多詳情,請瀏覽http://www.myipo.gov.my網站

後記:
知識產權是相當復雜及非常殘酷的,如果創作者不好好地自我保護,別人很容易就搶去你辛苦經營多年的成果。不管生意大小,都要保護知識產權。生意做得越大,更要自我保護。即使我這篇小小文章,也是受到版權法令保護的,他人非經授權,不得抄襲。
(星洲日報/副刊‧報導:李昱龍)

拉昔巴星:114A苛刻‧應有更多機制保護無辜

I was quoted in Sin Chew newspaper regarding the weakness of S. 114A Evidence Act 1950.

拉昔巴星:114A苛刻‧應有更多機制保護無辜
2012-10-24 08:22
布城23日訊)今年8月1日通過的證據法令114A條文,雖然經過總檢察署多次召開閉門會議討論,但仍無法消除各界人士對此條文的爭議。

應站在公眾立場考慮

【新潮】就像沒有一個女人會嫌自己瘦一樣,從來沒有一個男人會嫌自己的“小弟弟”過大。

大馬律師公會刑事法委員會主席拉昔巴星認為,檢察司應該站在公眾的立場考慮,而114A條文中應該有更多的防禦機制來保護無辜的人。

“但反過來想想,如果114A條文需要更多的保護機制以免錯誤使用的話,那為甚麼我們還要保留這樣的一個條文呢?”

他今日受邀在總檢察署主辦的114A研討會的發言時,提出上述看法。

總檢察署沒收財產(forfeitureof property)單位主任安森在回應其論點時多次強調,114A條文雖是以事實推定(presumption of fact),但若沒有其他證據支持,這也是無法入罪的。

他指出,事實推定並非法律新詞,根據基本常識判斷的情況也不只是應用在114A的情況中。

“像在一個人身上搜出大量毒品,我們也會推定他是販毒者。”

採用事實推定不恰當

對此,拉昔巴星反駁道,在114A中採用事實推定並不恰當,毒品不容易取得,栽贓嫁禍相當困難。

“但我們可以輕易地取得某人的手機發出誹謗性、煽動性言論陷害他人,而如果這個人根本不記得誰碰過自己的手機而無法找到時間證人,那他就被無辜冤枉了。”

他強調,資訊科技的發展如此迅速,設立114A條文是非常苛刻(Draconian)的。

針對拉昔巴星對114A的批判,他解釋,檢察司在收集證據時會考慮到當時的情況與背景才做出推斷。例如某人用電腦發出誹謗言論,但他所使用的電腦並非他專屬,那這項證據將非常薄弱,不足以提控某人。

“嚴峻的情況便需要採取苛刻的管制方法。”

瑪麗亞特:事實推定更易取真相

專精於知識產權與知識管理的律師瑪麗亞特認為,事實推定是為了更易取得真相。

“事實推定不是自動發生的,檢察司需要蒐集證據,確定器材的所有人後,才由被告舉證保全自己的清白。但就算某人被證實為發出訊息的器材的所有人,他也未必有罪。

單是這一項證明是無法讓他入罪的。”

但她指出,如果沒有114A條文的話,主控官同樣能夠援引114條文提控被告,而他們也能夠取得同樣的成果。

瑪麗亞特也是論壇的3名嘉賓之一,她認為大馬律師公會代表的立場強硬,但他們以公眾利益出發為考量,情有可原。

但她也認為,各方的爭議在於對114A條文有所誤解,他們必須詳細解讀整個證據法令,才能瞭解為甚麼要有114A條文。

“114A比114條文更明確,是因網絡上有人採用匿名方式犯罪而設的,但這項條文中並沒有列明只限用於資訊科技中。”

研討會分2部份進行

這場由總檢察署舉辦的研討會共分兩個部份進行,前半部為安森與扎布里講解114A條文的應用,以及數碼鑑證科無法找出電腦罪案兇手的困境,後半部則由三位論壇嘉賓針對114A的爭議發表看法。

研討會獲得來自律師、大學代表以及電訊服務供應商的響應,出席者近百人,會場幾乎座無虛席。

吳文徉:被告者難證明清白

出席研討會的律師吳文徉指出,以一名律師的立場來看,被告一旦被證實為通訊器材的持有者,如何證明自己的清白對他們而言是困難的,因為一般人大多不具法律常識。

而雖然無辜者事後可能因為證據不足而不被提控,事實推定指他涉罪的話,已經足以導致讓此人名譽受損。

馮正良:危害資訊科技發展
114A應取消或重擬

吉隆坡律師公會資訊工藝委員會主席馮正良認為,114A條文應該被取消或撤回重擬,因為它將危害資訊科技的發展。

他指,用戶創建內容(user-generatedcontent)的網絡平台依賴網民評論和留言來獲得瀏覽率,繼而獲得廣告收入。

他舉例,一家拍賣網站裡若有人蓄意誹謗某一個賣家,在114A條文下,該賣家可以向承載這個信息的網站提出訴訟,無辜的網站管理員就得舉證以保清白。

“誰還敢讓別人在自己網站上留言?被誹謗的人可能會趁機向較富有網站管理人要求賠償,而不是追究真正的誹謗者。”

馮正良也說,以往可以匿名留言的選項在許多網站都被取消了,若繼續推行這條例,網民恐怕會被迫提供更多個人資料,才能註冊成為網站用戶來留言和評論。但這不會減低網站管理人惹官司的可能性。

“我們可以參考澳洲的版權法,即在可能被控上法庭前,發出警告,並賦予人們要求管理員撤下誹謗性信息,三次警告後就能採取法律途徑來解決。”

扎布里:檢舉網絡罪案
數碼鑑證不能找出‘兇手’

大馬電子保安機構(Cyber Security Malaysia)數碼鑑證組高級官員扎布里在114A條文研討會上說,在檢舉網絡罪案時,數碼鑑證不能當結論性證據,因為它只能找出“凶器”,而非找到“兇手”。

“找到發放誹謗性或不實信息的產品後,還要證明產品的主人就是發送者,這環節很困難,所以我們處理的7個網絡罪案訴訟中,有5宗個案是不成立的。”

他也說,該機構進行調查時有辦法取得用戶的瀏覽歷史、網絡談話記錄、緩衝文件(Cache File)及網絡帳號等。

可透過數碼鑑證證明清白

扎布里指出,有的人因為電腦中毒或遭駭客入侵,利用自己的電子產品或賬戶散播誹謗性言論而遭提控,也可以透過數碼鑑證來證明自己是清白的。

“一旦我們發現被告的電子產品有被外界入侵的跡象,我們將告知檢控官說證據太薄弱,建議他們不要檢控。”

他解釋,該機構在追縱信息源頭時,如果最後找到的是如網咖、嘛嘛檔或餐廳等公共的代理伺服器(Proxy Server),調查已經無法繼續。

“所以114A條文其實是檢察司最後的王牌,在我們無法繼續追查時,要求電子產品或網站的主人來證明自己清白,才不會讓網絡罪犯逃之夭夭,繼續幹案。”

(星洲日報)

 Scroll to top